收藏本站
我的资料
   
查看手机网站


您是否信任有30万40万的高价格肾源?
完全不信
很相信
不清楚
投票
查看结果
您觉得无偿捐献器官是否应有补偿?
应该
不应该
遵循法律规定
投票
查看结果
最新公告

最新公告

副标题


通知:本月份价格较高,咨询者较多,如遇客服不能及时回复你的咨询,请留言,客服收到您的qq咨询留言会给您及时回复,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谅解。2016.12.01

 因国庆期间,进京必须携带身份证(除人在北京),所以没有身份证的供体请于国庆节过后在报名接单,与身份证有相同作用的证件也可,包括(驾驶证、护照、居住证、暂住证、户口本)。2016.10.01

  2016年最后一个月接单,2016年12月1日-2016年12月31日报名手术的,捐肾价格保底14万最高17万基础上不抽成(原价格点击查看),另外期内红包最低2000元,不抽成,供体净得,骨髓价格10万保底,无抽成红包最低2000元,包食宿(准3星级宾馆),术后包送回程机票、火车票。近期准备做的供体请报名。(此活动不含11月30日前报名的

     近期手术多,qq有时不在请留言,价格高速度快,安全保障。注:想要30万40万的不要联系我们。


    同台手术,全程仅需15-20天,手术均在三级甲等医院,同台,安全。只要身体没什么大问题,亦可手术。另外,有肾流量没通过,或是血管变异的,我们均可以做,不扣钱,不用给医生红包。

  近期出现一部分打着“北京捐肾办事处”等我们头衔出来骗人的,请大家注意,我们不会开设任何办事处,不会更换QQ,请认准我们QQ:384926909,直接点击左侧“在线客服”咨询,不是我们在QQ咨询办理的,如果联系别的QQ最后被骗的,我们概不负责。有异议者请自行查看骗子识别

(“在线报名”模块已停用,请直接点击左边在线客服“QQ交谈”联系李小姐咨询,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谅解。)

最新更新

最新更新

副标题

          哥哥从小照顾弟弟打工供其读书 得知弟患尿毒症欲捐肾

   生活报3月22日讯 今年25岁的王雨,是一只从海伦农村飞出来的“凤凰”,去年大学毕业后,他成功入职哈尔滨东安发动机公司。转正、学技能、考职称、买房子……他在笔记中写满了人生规划,却无法再努力去换取这样美好的未来。当尿毒症诊断书放在面前时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结束了。

  “把我的肾给你!”哥哥王保站了起来。

  “哥哥总是在最黑暗时,将我带回人间。”21日,记者在哈市平房区二四二医院透析科见到了王雨,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欠哥哥的“债”。

  8岁时“捉鱼差点淹死,哥哥狗刨拽我上岸”

  王家兄弟是海伦市前进乡兴乐村人,父母以种地为生,哥哥王保比弟弟王雨大11岁,长兄如父把他一手带大。

  1999年夏天,王保每天都带着8岁的王雨去草甸子放牛,有一天,王雨看见水塘里有条鱼甩了个水花,就想去抓。他一步步往水塘里走,左扑一下,右扑一下,突然一脚踩空,滑进了水里。“脚够不着底,我一边扑腾一边喊哥哥。”王雨喝了几口水,慢慢开始沉底,“四周黑黑的,突然有人喊我名字,哗啦一声,我被哥哥拽出了水面。”

  当时,王保见弟弟落水,来不及脱衣服就跳了进去,他只会点狗刨,摸到了一只手就猛地拉了上来,一看弟弟脸色青紫,抱着就往家跑。他把王雨放在炕上控水,过了好久,王雨才“哇”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“我后来才知道,那水塘有四五米深。”王雨说,他长大后问过哥哥后不后怕,哥哥一瞪眼睛,“哪还顾得上怕?你出事了我自己咋回家?”

  中学时“被流氓欺负,哥哥抡着饭盒来救我”

  王雨自记事起,一家四口就挤在一间半的泥土房里,“冬天特别冷,每次都是哥哥先钻被窝,捂热了才让我进来。哥哥那时候出去打零工,经常给我买好吃的、好玩的。”

  “王雨被欺负了,王保肯定找回来。”王雨的初中同学宋振环说,王雨上初二时,在班级里成绩非常好,经常有一些混日子的同学强要他帮写作业。有一天王雨不愿意了,当天中午,这些学生就找了一些流氓,把王雨叫到了校外,要让他“长长眼”。

  “谁敢碰我弟弟?”恰好王保来给王雨送午饭,一声大喊抡着饭盒冲了进来,额头青筋直冒,脸色狰狞,吓得流氓纷纷后退,“你们谁也别想欺负我弟弟!”从此,同学们都知道,王雨有个“厉害”哥哥。

  大学时“家里穷,哥哥挣命干一个月为我攒学费”

  2011年,盛夏的太阳晒得人发晕,王雨考上了大学,但家里拿不出学费。“高中就够用了。”父亲说,“咱家实在困难。”

  “小雨,你想读书吗?”突然,哥哥转头问王雨。他咽了咽吐沫,从嗓子眼里憋出个“想”字。王保斩钉截铁地说:“咱家唯一指望就是小雨,必须让他念下去,钱的事我解决。”

  那年盛夏,王保带着王雨在工地挣命干了一个多月,又四处捡破烂,终于将学费赚了出来,“哥哥把我送上去往哈尔滨的火车,又往我的兜里塞了好几百元。”

  在黑龙江信息技术职业学院期间,王雨学习异常刻苦,连续两年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,2013年获得了英语写作国赛选拔赛黑龙江赛区二等奖。他利用寒暑假拼命打工,加上哥哥的帮助,大学四年没向父母要过一分钱。

  患病后“我被确诊为尿毒症,哥哥说换他的肾”

  临近毕业,王雨怀走进了哈尔滨东安发动机公司,在508车间总装班组当工人,老师傅夸他“刻苦,学得快”。他对未来充满期待,一切却在2015年6月戛然而止。

  “当时发现视力严重下降,我去了医院。”医生检查了眼睛后,让他做了全身检查。“结果一出来,我就懵了,竟然是尿毒症。”王雨痛哭了一场,将事情告诉了家里。

  接到消息,王保觉得“天塌了”,他带着弟弟四处求医,当年7月在北京安贞医院确诊,双肾衰竭终末期,尿毒症,唯一办法就是换肾。“用我的肾。”王保当即站了起来。57岁的母亲哭得喘不上气,对王保说:“你还年轻哪。”

  “我再小也比小雨大!”王保又一次斩钉截铁地说,“小雨放心,有大哥在,你的命大哥肯定给你救回来!”

  现在“配型成功,40万元手术费成唯一问题”

  经过检查,王保符合换肾条件,手术费就成了唯一难题。据王雨的主治医师介绍,现在王雨一周要做三次透析,每次400多元,手术费加上相关治疗,一共需要40万元。“家里已花了十几万,能借的基本都借过了。”王雨说。

  王雨同班组的同事黄勇齐告诉记者,为减轻家里负担,王雨患病后还在坚持工作,曾两次心衰,最后昏倒在工厂里,被大家送到医院抢救,他才不得不离开岗位。

  而王保一直在照顾他,前几天才刚回海伦照顾12岁的女儿。现在王保在海伦捡破烂,每天大概能赚几十元,基本都用微信红包或转账发给弟弟。王雨说,哥哥四处筹钱,总宽慰他,“你安心养病,这事就交给哥了。”

  “我相信哥哥。”王雨说,等病好了,他要努力工作,“赚了钱,把哥哥、爸爸、妈妈都接到哈尔滨来生活。” 肾移植供患交流平台


捐肾网手机版
在线客服

在线客服

副标题
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22:00
周六至周日 :10:00-22:00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